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四川银行诞生记:同时化解两家机构风险 28家新股东出炉

原标题:四川银行诞生记:同时化解两家机构风险,28家新股东出炉

10月19日,注册资本达300亿元的四川银行即将验资。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这家即将成立的四川省首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备受外界关注。

据澎湃新闻了解,四川银行的股东以国资为主,也有民营企业参与,共有28家新股东。其中,持股5%以上的股东有8家,四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四川金控)持股20%为第一大股东,凉山州发展(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凉山发展)持股15%紧随其后,四川银行注册地成都天府新区下属的成都天府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0%为第三大股东。两家重组银行的老股东合计持股10%左右。

在前八大股东中,还包括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成都产业功能区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商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仁寿视高天府投资有限公司。此外,民营企业安宁股份(002978.SZ)、四川岷山集团、四川效率源等公司也有持股。

四川银行的组建背后,是四川省同时完成了攀枝花市商业银行(下称攀枝花商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下称凉山州商行)两家存在比较严重的信用和声誉风险的金融机构的问题化解。在此基础上,注册资本将位列全国省级法人城商行之首的四川银行得以“破土而出”。

10月15日,在四川银行筹备组的办公室会议桌上,赫然放着《大行蝶变》《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史》等书籍。会议桌边的白板上,还留有研究重组有关问题的字迹。

四川银行筹备组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组建省级银行是全省多年的梦想,这些年一直在推进,近两年在各方的支持下,进入实质性的合并组建阶段,通过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方式处置了两家银行的风险,四川银行得以轻装上阵。

在风险处置模式上,与包商银行的托管模式和锦州银行的引进资产管理公司入股模式等不同,攀枝花商行和凉山州商行采取的是由地方金控集团牵头,新老股东合力化解两家问题机构的风险,再重组为一家新银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澎湃新闻表示,中小银行风险情况不尽相同,所以处置方法不尽相同。原则上来说,四川这两家银行虽然有存量风险,但是经营的延续性还是没有问题的。通过合并重组的方式既可以把存量风险化解掉,同时注资做大实力,市场竞争力可以得到极大改善。

10月15日,四川银行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优秀人才,共抛出了19个部门56个岗位。根据招聘信息,应聘者的上班地址为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999号,即目前攀枝花商行成都高新支行的所在地。澎湃新闻了解到,四川银行的旗舰网点已基本装修完毕,坐落于成都天府新区。

组建三条主线:股东、不良处置、新银行建设

用四川当地金融人士的话说,四川早就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省级城商行,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努力。相关消息传出十多年后,这一想法即将成为现实。

以近两年的时间轴来看,2018年12月,四川省委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定了以新设合并的方式组建四川银行。2019年2月,银保监会正式支持以攀枝花商行和凉山州商行为基础,以新设合并的方式成立四川银行。

随之,四川省成立工作专班启动相关工作,后成立四川银行前期工作推进小组,由时任四川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宁和现任四川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罗文先后牵头,分管金融的副省长李云泽任组长,办公室设在四川金控。一些来自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的专业人才以在四川省相关单位挂职的形式参与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李云泽为近几年金融系统向地方政府输送的“金融副省长”之一,拥有丰富的银行业工作经验,此前任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在加入工行前,李云泽在中国建设银行任职超过20年。

虽然内部筹建工作紧锣密鼓,但在外界看来,四川银行的组建却颇为低调。直到2020年5月,一则关于“重庆渝富控股集团与四川金控集团加强合作,拟参与发起设立四川银行,公司注册资本300亿元”的消息,把四川银行再度拉进公众视线。但由于时间进度等原因,重庆渝富此次未能入股四川银行。

“为什么去年没有多大动静?其实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对两家行进行摸底的基础上,开展投资者路演、注册资本测算、发行价的确定、不良资产处置等工作,在做好充分准备后,才正式上报方案。”四川银行筹备组有关负责人说。

他指出,四川银行的重组设立主要有三条主线:第一是股东,这是很重要的基础。在组建过程中,市场环境不好又赶上了疫情,加大了新股东引进的工作难度。第二,也是最关键的,即不良资产处置,既要靠新股东的资金,也要在注册地政府支持上面下功夫。第三是新银行的建设,要把原有的两家银行整合为一,需要科技系统整合、制度体系建立等等。

该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在四川银行的重组设立过程中,面临的市场环境不好,还要把握好平衡,这一跨区域重组涉及各方利益,要考虑到市州、新老股东的平衡,同时又要把握好时间进度。

就两家问题机构来看,其核心问题是长期管理不善,公司治理薄弱,导致不良资产较高。经过一系列的摸底、清理、处置,两家问题机构的不良资产现已完成剥离。

“四川银行的定位是一家省级城商行,要服务地方经济、中小企业和城乡居民。我们要始终立足四川,在自己了解的市场里服务熟悉的客户,同时服务成渝经济双城经济圈建设。“该负责人强调,四川银行未来一定会稳健发展,要坚持创业企业意识,还要有根据地意识,未来要强基固本。作为商业企业,得按照商业银行规律来办事,要有开拓精神,为股东赚钱。

新老股东、注册地三方化解不良资产

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处置备受多方关注。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及,“把握好风险处置节奏和力度,压实金融机构、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责任。”

四川银行筹备组有关负责人也着重谈道:“首先在于压实两个地方的属地责任和两家银行的主体责任,即便是不组建四川银行,这个事情也要做。”他告诉澎湃新闻,四川银行组建的核心逻辑就是各方承担责任去化解风险,刚开始组建的时候窟窿还是比较大的,所以两地政府和两家银行要全力去清收不良贷款。

在此基础上,四川银行筹备组通过三个部分来化解不良贷款,新老股东、注册地政府三方合计化解175亿元不良资产,其中剥离不良资产约150亿,不良资产均符合银保监会的有关规定。据上述负责人介绍,第一部分是老股东承担责任,通过老股东权益冲销不良贷款。

也正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所说:“出现重大金融风险后,问题机构的股东必须首先承担损失,股东权益清零后依然存在缺口的,由相关大债权人依法分摊。”

攀枝花商行和凉山州商行的情况有所差别,最后的转股价格也有所不同。相较而言,后者情况相对好一些。在老股东的清理规范上,共清理了258户股东,其中主要是问题股东,一些由于历史原因产生的公职人员股东,如今已不符合股东条件,此次也同时被清理。

“要确保新老股东都符合银保监会规定的股东资质。”该负责人透露,两家银行的老股东目前合计占四川银行的股份比例在10%左右。

第二部分是通过新股东溢价支持化解一部分不良资产。就定价而言,四川银行本次的发行价格为1.30元/股,其中1元计入实收资本,0.30元用于化解不良资产。

据他介绍,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四川银行最终实现了超额认购,有一些公司想入股但未能如愿,主要是时间进度上来不及。四川银行年内必须开业,一些优质的潜在股东可能会在后续增资扩股时进来。

第三部分,是四川银行的注册地政府支持,在注册地产业扶持资金支持下,市场化化解了部分不良贷款。

谈及期望时,四川银行筹备组有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到今年年底,四川银行的资产规模差不多可以达到1300亿元。以300亿元的注册资本来看,四川银行未来具备良好的资本基础。希望四川银行3年具备上市条件,大概率今年实现盈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皇冠足球导航网_皇冠足球管理网 » 四川银行诞生记:同时化解两家机构风险 28家新股东出炉